都市咸鱼王 第二十六章 神圣!朦胧与泪水

都市咸鱼王 第二十六章 神圣!朦胧与泪水

和张姐聊了一会儿天,两人各自回房休息了,张姐今天太累了需要早些休息,而张伟则是肚子太饿,想着睡着了或许就不知道饿了。

“啊,刚才洗完澡,忘了照镜子看我自己的寿命了,当时镜子上附着着水汽,模模糊糊的我也没注意”回到房间,张伟这样嘀咕着,他的房间里有一面更衣镜,深吸一口气,有些紧张地走上前去——换做是谁,在即将知道自己剩余阳寿的时候,也不会轻松的。

能坦然面对生死的,要么是此生无憾、死得其所,要么是活腻了。

镜子里的张伟依然是一个面容清瘦、身体健硕的男子,抬眼望去,他的头顶并没有如同普通人那样漂浮着任何字迹,而是顶着一片如同琉璃碎片一样的奇怪物事,这碎片散发着淡淡的彩光,初看时并不惊艳,但越看越让人沉迷其中,仿佛它是从一块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尊贵完美的【神圣】上分离出来的。

张伟用手摸了摸头顶上方,对应着镜中碎片的位置,不出所料,那里空空如也,手指触摸不到——镜中他的手穿过了那个碎片,不,不是他的手穿过了琉璃碎片,而是这碎片穿过了张伟的手掌!

在镜中,仿佛那碎片是实体,而张伟的手甚至于张伟本人才是虚幻的影子!

“这是什么东西?”张伟愣神地看着头顶的东西,冥冥之中,总觉得这东西与一位至高至伟,至大至尊的存在有关,当然,也与他自己有关。

他之前分明从没见过类似这样的东西,却仿佛又在三生三世之前见过一样,这种隔着重重迷雾看不通透,又似乎抓住了只鳞片爪的迷惘感觉,让他心中有些抓狂。

张伟的焦躁没持续多久,因为他看到镜子中的琉璃碎片表面突然散发出白蒙蒙的光华,笼罩住了他镜中的全身,虽然现实中的身体并没有被什么白光照耀,但是身体却同步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感觉从头顶一直灌到脚跟——简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

这股莫名的暖流让他躁动的心平静了下来,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就像被慈父垂怜的孩儿。

愉悦、温馨和莫名的思念,这是张伟此刻的真实心境,对一个初次见到,而且还是镜中的神奇碎片产生这样的奇妙感情,这其中的玄妙感觉,实在是不可为外人道也。

徜徉在这股暖流中,张伟突然看到了一个幻境:

一片高洁的白羽,飘落到了枯井中,沾染上了尘埃,它不甘地在井底的泥地上翻转,透过井口“望着”那美丽的白鸿翩翩飞远……

“咦?我为什么流泪了?”

张伟从幻境中回神,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泪流满面,从五岁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刚才的幻境一定是意味着什么,暗示着什么,不过张伟一点头绪也没有,只有一点淡淡的哀伤徒留在心中,挥之不去。

“咕咕咕咕!”肚子又叫了,张伟叹了口气,躺到了床上,合上眼睛。

睡吧。

………………

金罗河河东,高楼大厦矗立,宽广的公路纵横交错,与河西不同,这里没有那份古色古香的韵味,却处处体现着一个超级都市的节奏,即使是深夜,行人们依旧行色匆匆。

公路上,一辆面包车直往东开。

车里一共4个人,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嘴上绑着胶带,手脚被捆着蜷缩在后座上,另外两个坐在前面,抽着烟,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老大,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麻烦,把贾仁这个二五仔送到四叔那儿去呀?”说话的是个长着络腮胡的男人,只不过面色苍白,眼皮肿大,说话中气不足,一看就知道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老大您要是实在气不过,咱们把这个家伙直接沉河,一了百了不好吗?”

“你懂个屁,如今不比当年了,这街上到处都是摄像头,就连金罗河沿岸的河堤上也装了不少,以你们这帮酒囊饭袋的本事,肯定会留下痕迹,到时候警察找上门,你顶罪?”回答的是个矮壮的男子,正是那个被张伟狠揍了一顿的痞老大,“但如果交给四叔嘛,那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这叫‘借刀杀人’,懂了吗?”

“老大高明”络腮胡拍了个马屁:“可是咱们干嘛大老远的送给四叔啊?他是河东的大佬,可咱们河西的洪爷也不比他差呀!”

“笨!洪爷心慈,他虽然也痛恨不义之人,但是不太可能下死手,最多再让贾仁这小子吃顿皮肉之苦;可是四叔就不同了……呵呵,我要让贾仁死!哪能那么容易便宜他。”痞老大摸着自己的喉结,拜贾仁所赐,到现在都剧痛无比,连抽口烟都不舒坦。

“可您怎么能肯定四叔一定会杀了贾仁呢?”络腮胡颇有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势。

“阿飞啊,今晚你的话略多啊。”痞老大声音低沉了起来,“不该知道的事情,知道得太多的话,是活不长的。”

车厢里烟雾缭绕,透过烟雾,阿飞看到对面老大阴沉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哆嗦,不敢再问了。

车厢里安静了片刻,痞老大又开口了:“待会儿到了地头,你们统统闭嘴,一个字也不要讲,只需听命行事,听到了吗?”

“知道了老大”阿飞和前面开车的混混答道。

一刻钟后,面包车开到了深蓝市最东边的区域,这里离亚洲第一大商贸海港——深蓝港已经不远了。

据说,这里是当年日和国侵华的时候,进驻华国南方的第一个据点,也是史上臭名昭著的,造成了二十几万平民死亡的“深蓝大轰炸”的起点。

如今当初的日据点上的建筑早已被推翻,现在这里是一片滨海别墅区,也是深蓝市房价最高的地段之一。

面包车在一栋别墅的外围停了下来,别墅的围墙门口,站着三个西装革履的高大男子,其中有一个还是黑人。

痞老大推开车门跳下车,掏出一盒“金煌”牌香烟,抽出烟来递向西装男们,可人家对他这一套“老土”的打招呼方式并不感冒,一脸嫌弃,并没有接烟。

“……啊哈哈,大哥们不抽烟啊?不抽烟好,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痞老大尴尬地点头哈腰,“人带来了,还请大哥们通禀四叔一声。”

“不用了,四叔已经休息了”其中的那个黑人居然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跟着我们从侧门把人带进去,让你的人小心点,今天草坪刚修剪,把招子放亮点,别踩到了!”

“是是是!我们会小心的,会小心的”痞老大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低垂着眼睑,即使是晚上,他也怕被人看出他眼中的不甘和屈辱。

三个西装男一人在前带路,两人走在队伍最后,防贼一样地紧盯着几个混混。

别墅的草坪与花园都很大,走了五六分钟还没到地方。

又走了一会儿,混混们看到隔着栅栏的不远处,里面灯火通明,那里应该是别墅的后花园,此刻里面有十几个人,灯光下不仅传来男女的笑声,还有“耶律律”的马嘶声——是的,四叔这别墅里居然养马了!

“土豪的世界,果然与凡人不同啊”痞老大这样想着,他自己的房产加上一身家当,估计也没有这马厩的地皮值钱。

一人骑在马上,天太黑看不清模样,但是能听到骑马者的声音:“哟西,欧毛洗楼依呢!”

还是个日和人!

与此同时,痞老大也听出了,这其中有四叔的笑声,这更说明人家根本没休息,而是根本不屑于见他。

“哼”阿飞显然很不忿,鼻翼里轻轻哼了一声以示不满,被痞老大狠狠瞪了一眼,脖子一缩不敢吭声了。

很快,黑人带着几人来到了一处小小的平房门口,这低矮的平房和整座别墅花园的风格很不搭,突兀在这里很不和谐。

“人就放这里,你们跟着他俩原路返回,不准东张西望!”黑人说完,挥了挥手。

后面的两个西装男队尾变队首,其中一人跑到后边,“驱赶”着混混们快速离开。

阿飞的好奇心最重,走着走着,偷偷回过头,看到黑人扛着贾仁进入了平房中,而且高度不断下降——那平房应该是一处地下室的入口。

………………

张伟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左手拿着火星啃着,右手抓着地球,木星被啃了一大半丢在一旁,而他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太阳流着口水,就像是饿死鬼看到了一大块蛋糕。

“太阳晒屁股啦!”

梦中,一个声音回荡着。

“它敢晒我屁股,我就吃了它,嘿嘿!”张伟的嘴角口水滴落。

“吃个屁!我让你起床啊啊啊!”一个高分贝的声音在梦境中回荡,就像海豚音一样,梦境像玻璃一样被“震碎”了。

“啊啊啊!疼,姐我疼,我起我起,我起床还不行吗?”张伟的脸被往两边撕着,睁开眼睛,看到了一脸无语的张姐。

骨折后如何补钙
尿黄饮食调理方法
前列腺肥大增生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