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一二八六章——朝堂争辩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一二八六章——朝堂争辩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8号

祁归元看向那位站在大殿中央的那位侯爷,祁归元略有些印象,应该是虎山侯。

刑王虽然在上位,却没有坐在龙椅之上,而是在龙椅之侧,另立的一张座椅。

刑王看着虎山侯,随即问道:“虎山侯,有何事启奏?”

虎山侯随即说道:“禀告刑王殿下,微臣近日发现,八荒界中,如意阁,七修剑派,流云谷,太一门,元始天宫接连发生内乱。八荒界陷入一片混乱之中,眼下正是我大衍皇朝,逐鹿八荒,一统天下的大好时候。请刑王发兵,征讨八荒,重立先祖威德。”

刑王闻言,缓缓说道:“我只是受人皇之命,摄政监国,却没有兵权在手,不可能发兵八荒的。”

刑王话刚说完,那虎山侯便跟着说道:“刑王殿下,机会难得,可千万不要错过了。虽然人皇陛下被困水晶宫,但是这天下却不只是人皇的,而是咱们祁氏的天下。眼下正是恢复祁氏天下的大好时机,还望刑王三思。”

虎山侯这话刚说完,还不等刑王说话,便又有一位侯爷站了出来,对虎山侯说道:“虎山侯真是会说笑话,在场的诸位皇室宗亲,谁不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却说天下不是人皇的,你这是何居心?”

祁归元闻言,当即抬眼看去,说话之人正是文华侯,一直以来都是对人皇忠心耿耿的一位侯爷。祁归元也在衍天宫内,多次见到这位。

而虎山侯听到文华侯出言指责,顿时面露不满之色,当即反驳道:“我没有说话天下不是人皇的,而是说天下不只是人皇的,同样也是我们祁氏皇族的。眼下八荒界混乱,正是我大衍皇朝出兵的最佳时机,若是因为人皇不在,而错过了这个大好时候,你对得起天界的祖宗吗?”

文华侯则是据理力争道:“你这么做有对得起人皇吗?陛下不在朝中,你却要暗自兴兵,难道你要谋反不成?”

虎山侯闻言,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反驳道:“你信口雌黄,我是一心为了祁氏皇族!”

就在这时,英勋公突然上前说道:“两位有话好好说,何必说的如此严重。虎山侯不过一心为了大衍皇朝,可谈不上谋反啊。”

虎山侯和文华侯同时看了一眼英勋公,都是轻哼了一声。

英勋公却满不在乎,自顾自地说道:“眼下八荒界的情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确是逐鹿八荒的最佳时机。不过兵权在人皇手中,咱们虽然位列公卿,却没有出兵的权利,这一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虎山侯听了这话,不禁问道:“英勋公,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同意出兵,还是不同意出兵?”

英勋公笑道:“我自然是赞成出兵,不过却需要人皇手谕,咱们才可以出兵而已。”

虎山侯当即不满地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人皇被困水晶宫,敖景天生死不知,整个东海龙宫都封闭了。咱们上哪儿去弄人皇手谕?”

英勋公却依旧是面带微笑,缓缓说道:“说句不该说的话,人皇已经成就地仙境界,将近百年时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飞升上界了。人皇之位早晚都要重选,既然现在人皇被困水晶宫,不如就趁此机会,重新选出一位人皇。”

英勋公此言一出,文华侯当即怒道:“你放屁!人皇是这么选出来的吗?历代人皇都是上一代的人皇所立。你要重选人皇,就是在篡权夺政,你这就是在谋反!”

英勋公却冷笑一声,“文华侯,你说的还真是理直气壮啊!你可别忘了,在大衍皇朝的历史上,也有好几位人皇,不是上一代人皇所立,就比如诸位的祖宗山河帝!”

英勋公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立刻闭上了嘴。当年祁天魔帝统御八荒,盛极一时,最后却被山河帝所害,客死异乡,现在就连尸身都没有找到。这件事儿所有皇室成员都是心里清楚,但却没人敢说出来,因为这不但是一个禁忌,更是因为山河帝是众人的先祖。

祁山河成就人皇之后,实力不如祁天魔帝,被六大派分疆裂土,也是极大的耻辱。而祁天魔帝一系的宗族,也都被祁山河进行了一次大清洗,除了青岚公之外,大衍皇朝再无祁天魔帝的后裔。可以说现在的大衍皇朝皇室,全都是祁山河的后裔,就算不是祁山河的血亲,也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所以当英勋公说出此话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大变,其中变得最难看的,却是在场的这位青岚公了。

而祁归元自然也是满脸的怒容,不过却刻意压制着心中怒火,依旧在观察着众人的表情。

就在众人缄默不语的时候,明达公站了出来,缓缓说道:“本代人皇既然距离飞升之期不远了,那另立新主便是必然的。不过新立人皇,必然是上代人皇的子嗣。”

文华侯听到这话,不禁朝着明达公看了过去,眼神之中,似乎也是充满了诧异。

而就在这时,和裕侯却站出来说道:“明达公话虽不错,不过本代人皇的那些皇子,似乎并没有一个成器的。而且经历过五行秘界一役之后,那些还算不错的皇子,现在也是彻底沦为了废人了。若是将大衍皇朝交到他们的手中,恐怕……”

和裕侯话虽然没有说完,不过这话里话外,透着的意思,众人却是听懂了。

明达公装模作样地说道:“我倒是忘了这件事,皇子暗弱,我们倒是可以扶持一时,却不可能扶持一世。看来还是要重新选择一位明主,不能局限于人皇子嗣。”

祁归元见状,心中止不住地冷笑,“果然是图穷匕见,说了这么多的废话,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就在这时,承宣侯上前说道:“我倒是觉得战王是个不错的人选。战王本是人皇的兄弟,当年也是有继承王位的资格。而且战王英明神武,修为功参造化,更是用兵如神,正是征伐八荒界的不二人选。”

战王当即说道:“承宣侯,休要胡言!”

只不过战王这话虽然是在反对承宣侯,脸上的笑意,却是止不住地表露了出来

可就在这时,明达公却笑着说道:“战王的确是战力不凡,适合做个统兵的元帅,至于人皇之位吗?恐怕还是稍有欠缺,恐怕有些不妥啊。”

和裕侯当即上前说道:“我倒是觉得武王更适合做人皇,武王殿下文成武德兼备,不只是名将,又是能臣,这才适合做一位雄主。”

武王连连摆手说道:“诸位休要胡言,本代人皇犹在,不可乱议人皇之选。”

明达公当即说道:“武王此言差矣,您虽然忠心陛下,不过现在时不待我,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不但是你我,就连人皇也是我大衍皇朝的罪人了。”

就在众人争辩是战王合适做人皇,还是武王合适做人皇的时候,那些保皇派则是急的抓耳挠腮。他们虽然终于人皇,可是现在对方人多势众,他们却插不上话了。

而就在保皇派心急火燎的时候,一位老国公兴德公突然上前说道:“若是重选人皇,我还是觉得应该从人皇子嗣之中选择。虽然皇子暗弱,但是皇孙之中,却有一位天之骄子,正是云野王殿下!”

小孩便秘
玉林正骨水的功效
绍兴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