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画与我的散文指尖轻舞一画暗香诗

我的画与我的散文(指尖轻舞一画暗香诗)

我喜欢小草,无论什么季节的小草都喜欢,它们给我的形象和记忆永远是美的。

我的家乡在一望无际的松嫩大草原上,童年的故乡到处是草的世界,小草种类繁多,但大都叫不上名。 相逢何必曾相识 。谁也不理会小草有什么美,也不管它叫什么名,童心只是在草地上尽情怅徉爬滚玩耍。直到长大后,才深深体会到小草之美,其绿茵之迷人。但并未思索其哲理蕴含。再后来,走向社会并涉足了业余文学艺术创作,更爱那些无名小草了。

春天,小草,要比那些伟岸的树木,艳丽的花儿,行动得要早,勤快得要多。树叶还未爆出嫩芽,花儿还没放叶,小草在微风拂弄梳理下,就早早脱去冬装,伏地青青了,并慢慢的在枯岁装边上闪过黄青,露出一层层隐绿,悄悄然绝不喧哗地像丘蚓一样翻动着,发出春天才能听到的轻轻的沙沙声。

一场春雨过后,小草尖尖角更穿直了,不断萌发的叶子像起伏的层层绿浪,连呼吸地变得更畅快了,空气里有无数的芳香。草香熏人,陶醉,真的,只有这些小草,才完全驱走了冬天,才使世界改变了姿容。

而夏天,小草就更别有一番风情了。夏天小草有夏天的性格,热烈奔放。如果说小草给春天的大地早早披上了美丽的衣裳,而在酷暑中经过雨水的小草,仿佛睁大了明亮的眼睛,草叶的手臂也顿时柔软了,草翼伴着阵阵清风在骄阳中与云朵和染而成一片耀眼的绿光。以自己的丰满而展示它们的全部诱惑,一切都亳不掩饰地敞开了,争先恐后的成长着。就连那重重的暑气也被它们那一片绿茵的海棉体吸收了。有时七月流火,烈焰滚滚,也把它们弄的东歪西倒,它们翻滚,它们起伏,它们呻吟,一切过后,小草轻轻抖落身上的泥水,一条条细碎光滑的叶子被雨水洗得更亮,饱含着水分,安祥而平静。这时我也会为它们幽幽地滋生出一种感动,自己的心似乎也变得更干净而澄清了。

当田野上染上层层独有的金黄,各种各样的果实摇着铃铛的时候,小草似乎也像出嫁生子的母亲,显得端正而又沉思了。茂密的叶子黄透了披散遍野,显得那样滋润,粒粒种子渐渐归落入地,为春的轮回孕育着新的生机。也像把秋天的丰收繁聚在这里让人觉得这才叫秋的基调,这才是秋的韵致。秋雨滴滴更给景色添了几分朦胧,似乎除了眼前这一切还有别的蕴藏。让我感到人生此季也绚烂多彩而肃穆庄严,充满着大彻大悟的味道。

也许,到了冬天来临时,人们会对小草失去了希望,岂不知这时的小草己经化了妆,有的挺拔如初,有的照样起伏,有的全身伏一地掩着生命的根系。上面铺上一层白色柔软的雪被。它们从不缠缠绵绵,凄凄切切,只是痛痛快快,利利索索地向人们告别。这也是一种必然,一种整合,一次,安然地把自己还给了自己。它们也需要休养生息上一个季节,酝酿着新的生命动力。此刻,看小草就像一幅干净利落的木刻板画,这是它们要送给人们一年最后一分礼物。

平平淡淡,平平常常,随和低调,默默无闻,叫不出名美丽的小草,一年四季伴我画在眼前流动,它们给我生命带来活力,它们给我情感带来滋润,它们给我思绪带来新机,因此,我爱无名小草。

桂林治疗牛皮癣方法
心绞痛患者能吃中药通心络吗
桂林中医癫痫病医院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