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爱姐妹情散文

摘要:一直都觉得我真的很幸运,因为有几个疼爱我的姐姐。她们的爱就是我心灵深处那道温馨的港湾,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那道港湾都会给我力量,让我坚强,它会陪着我战胜困难,带着希望一直向前…… 我们一家一共有兄弟姐妹七个,在生我之前,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在幼儿时期因为生病相继夭折,所以长大成人的只有五个。大姐也在三十三岁那年自尽,现在我只剩下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我们姐弟几个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弟弟和我虽然年纪相仿,但因为男女个性的差异,再加上我们彼此性格都很内向,期间我还和他分开了七八年,所以我和弟弟在一起聊的话题不是太多,可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彼此的关心。三姐心细热情,和她在一起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感觉和三姐在一起,既是姐妹,又像朋友。大姐和我们感情也很好,只是大姐从小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感觉小时候不常和她在一起。也许就因为这个原因,二姐在家中总有一种长姐如母的心。她平时话不多,但对弟弟妹妹却很疼爱。

二姐长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嘴角边还有两个酒窝,一笑起来很迷人。印象中总能回忆起二姐扛麻包的样子,二姐在干活的时候,总是喜欢用上牙咬着下嘴唇,把麻包往肩上一甩,健步如飞地跑起来。现在回想起来,也许二姐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也是这样咬牙挺过来的。在我心里,二姐一直都是一个坚强隐忍的人,她对我有着莫大的恩情。小时候,我在二姐家上了三年学,也白吃白住了三年。

因为在我出生之前,相继夭折了一个姐姐和哥哥,所以三个姐姐都年长我许多,大姐比我大十三岁,二姐大我十一岁,三姐大我九岁。所以当我八九岁时,她们都已经成家了。

在我九岁那年,天逢大旱,庄稼 死了一大半。老天好不容易给我们家留点口粮,却又被野兽吃了个精光。看着那光秃秃的庄稼秆,妈妈心急如焚,欲哭无泪。三个姐姐都已经出嫁,二姐和三姐远嫁河南,大姐嫁在本地,可她家也不富裕。若是姐姐们在家,还可以帮帮妈妈,那时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一家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后来没办法,我们家只好吃野菜糊糊。

刚巧在那一年,出嫁一年多的二姐带着二姐夫回娘家探亲。二姐那时已经为夫家添了一个大胖小子,由于山高路远,出行不便,二姐便把孩子托付给她婆婆照看。那时家里已经捉襟见肘,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好在姐夫身上还带了一些钱,赶紧拿出来急用,要不然也只好拿野菜糊糊招待他这个刚上门的新姑爷。

家里的日子异常艰难,连饭都快吃不上了,可想而知,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我,随时都会有面临着辍学的危险。

“我们几个姐姐,都至少读到了小学四年级,妹妹还那么小,成绩又好,决不能让她这么早辍学。”二姐坚决表态。

于是,她便和二姐夫商量,想把我接到他们家去读书,这样也好给妈妈减轻负担。没想到二姐夫非常仗义善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二姐和姐夫走亲访友,差不多玩了半个月,惦记着家里还不满周岁的孩子,于是帮我打点行囊,告别妈妈,带着我离开了家乡。走的时候,妈妈送了很远,一边送一边抹眼泪,好不容易才和姐姐见上一面,又要分别了,而且还带走了她的小女儿,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的心里有太多的牵挂和不舍呀!

那时候,大山里的交通非常闭塞落后。从我们家到县城有一百多里路,可这段路程中间有许多地方无法通车,需要跋山涉水地步行。那年我的脚长了冻疮,脚后跟全烂了,没法走远路,遇到不通车的路段,二姐和二姐夫就轮流背着我往前走,现在想起这份情谊就很感动。

到了姐姐家,一切的人和事物都是那么陌生,新的环境在等着我去适应。我那时还太小,还不懂事,小小年纪就离开妈妈,离开熟悉的家,有时难免会想家,想妈妈,再加上各省的生活习惯也有所不同。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总是闹情绪,不高兴了就跑到她们村口的马路上哭着闹着要回家,并且还对二姐发脾气,说我不喜欢吃她们家的饭菜,居然还说红薯叶在我们老家是拿来喂猪的,而你们这儿却把它放在面条里给人吃。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真是太任性、太不懂事了,自己家里都已经没饭吃了,还嫌姐姐家的伙食不好。

每当我想家闹情绪时,姐姐就一把抱住我,为我抹眼泪,轻轻地安抚我。二姐对我说,小花(我的小名),你要乖,要听话,我知道你想家,想妈妈,我也想妈妈,你先在姐姐家读几年书,等大一点我就带你回去看妈,好吗?你学习那么好,我们和邻居家的小星比一比,看谁考的分数高,好不好?

就这样,我在二姐的忍耐和呵护下,渐渐适应陌生的环境,也不再那么想家了。现在回想起来,二姐真是好脾气。八九岁的孩子,难免会有调皮不听话的时候,就连姐夫看不下去了,都会讲我几句,但二姐一直都娇惯着我,不让我受一点委屈。记得刚去他们家时,经常会看到二姐和姐夫吵架、打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我想二姐为了我一定吃了很多苦,受了不少委屈。

记得有一次,二姐给我十块钱叫我去小店买酱油,不知怎么搞得,我竟然把钱弄丢了。二姐知道后也没责怪我,在九零年的时候,十元钱可以做很多事,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一百元了,这件事就是放在现在,如果我的孩子把这么多钱弄丢了,也免不了我的责骂。

有时候感冒了,二姐赶紧去给我买药,可那时的我,总是吞不下那一颗颗的药丸,姐姐就想办法把药丸碾碎成粉末用开水冲泡给我喝,被碾碎的药粉非常苦。开始的时候,二姐会监督我喝下去,后来她要忙家务,就叫我自己喝,结果我转身就把那些药倒进厕所里,二姐问我药喝了没有,我撒谎说喝了。反正最后感冒也慢慢好了,二姐压根就不知道我在骗她。现在想想真不应该,也许那些买药的钱足够一家人一天的生活费了,而我却枉费了姐姐的一片苦心。

到了二姐家的第二年,二姐又添了侄女姗姗。家里突然多了我和侄女两张嘴,粮食倒还勉强够吃,可她家的柴火却不够烧了。河南是平原,不像我们老家可以烧棍棒和树枝等木柴。她们那儿煮饭烧的都是麦草和玉米秆等农作物的根茎,煮一顿饭要烧掉好大一堆麦草。没办法,二姐就带着我去路边捡柴,各个村庄之间和田地之间都有很宽的马路,马路边栽种着一排排高大的白杨树。二姐就带着我去捡拾白杨树下那些枯枝败叶回去当柴烧,那些枯枝败叶比麦草还好烧。

农闲的时候,姐夫就去街上的水泥厂打零工,起早贪黑地干。水泥厂没活的时候,他就和二姐去买牛头回来卤熟了拿到街上卖,多少赚一点钱贴补家用。夏天的时候,姐夫就去卖冰棍,那时候的冰棍五分钱一个,每根冰棍就只赚一分到两分钱。姐夫用泡沫箱装着冰棍放在自行车后座上,大热天,走街串巷地叫卖。有时候嗓子都叫干了,自己也舍不得吃一根。不过他每次都会给我留几根,每天到了中午,我就守在家门口,等着姐夫回来。每次姐夫一到院子里就喊:“小花,快出来吃冰棒,剩下几个卖不出去了,你尽管吃吧。”有时候天太热了,泡沫箱里就有很多冰棍融化下来的冰水,喝起来凉凉的,甜甜的。我想那几根冰棍一定是姐夫故意留下给我解馋的,而我只顾自己吃,从来都没有问问姐夫吃不吃。

因为我的到来,给二姐家增添了很多负担,但由于二姐和姐夫的辛勤劳动,日子虽然过得紧巴,但至少还能吃饱穿暖。每到换季或过年时,二姐哪怕自己不穿新衣服,也尽量给我添置衣物。

侄儿和小侄女也在渐渐长大,侄儿和姐夫一样帅气,侄女和二姐一样漂亮,尤其是小侄女,真的好可爱。每天早上上学的时候,我都喜欢跑到她的床边,去摸摸她那光滑细腻的小脸蛋,看看那清澈如水的大眼睛,还有那纯真无邪的笑容。二姐有时要干活,就会让我抱着侄女,贪玩的我抱着小侄女左邻右舍地去找小伙伴玩,侄女小时候很胖,有一次我没抱稳,侄女从我的怀里滑了下来,掉进了一个没有封盖的红薯窖里。摔疼的侄女在红薯窖里哇哇大哭,我当时吓坏了,赶紧下去把侄女抱起来,生怕把侄女哪里摔坏了,没法向二姐交代。二姐闻声赶来,一看,侄女除了头上起了两个大包,其他地方都没事,才算松了一口气。我连忙给二姐解释,说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就让侄女从怀里摔了下来。二姐说,不怪你,她太胖了,你还是个十岁的孩子,根本就抱不动她。后来侄女姗姗长大了,二姐总和她开玩笑说:“姗姗,等你小姨老了,你得孝顺她,在你几个月大的时候,你小姨经常抱你,哄你,有一次不小心让你掉进了红薯窖里,可把她吓坏了,生怕我骂她。”

小孩子的适应能力很强,很快我就融进姐夫他们那里的生活,和同村的孩子打成一片,整天玩得不亦乐乎,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妈妈,忘记了在大山深处还有一个贫穷的家,我还学会了他们那里的方言,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河南人。那时谁家有红白喜事都流行晚上放电影,二姐要在家带孩子,没空去看,姐夫就带着我去看,有时看得很晚,回来二姐和孩子们都睡着了,我还记得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是关于吕四娘的。

嫁在同镇不同村的三姐和表姐也对我很照顾,记得表姐还给我买过一身新衣服,有时表姐也会把我接到她家去玩,她的公公婆婆对我也很热情周到,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三姐也经常接我去她家玩,临走的时候,还会给我一些零花钱。三姐的公婆和哥嫂对我也好。二姐的公公婆婆和哥哥嫂嫂也对我很好,尤其是她的公公婆婆,待我如亲生女儿,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留一份,两位慈祥和蔼的老人一直都温暖着我的心。还有姐姐家的亲人都待我很好,过年还会给我压岁钱。还有他们一个村的乡亲,遇到什么事,都互相照顾,互相帮衬,时时刻刻都让我感觉到一种善良淳朴的民风。后来我初中毕业后再次来到姐姐家,就有很多邻居和乡亲和我打招呼说,这不是小花吗,几年不见,都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了。

在姐姐以及她家亲人的关怀下,我在一年一年健康快乐地长大,转眼之间就过了三年,我顺利地考上了她们镇上的重点中学,学位都注册好了。就在这时,妈妈嫁给了现在的爸爸,就带着他来二姐家要把我接回家。记得刚见到妈妈,我就觉得一切好突然,觉得妈妈好陌生,我居然都没叫一声妈妈。妈妈看到我那冷漠木讷的样子,心里很难过。姐姐知道妈妈的心思,安慰妈妈说,她还小,和你分开了几年,突然见到你,还不习惯,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姐夫听说我要走了,心中也很不舍,几年的相处,或许他在心里早已经把我当成了他的亲妹妹。临走时,姐夫伤感地说:“小花在我们家吃了很多苦,我的嘴比较碎,爱讲话,有时她不听话我喜欢讲她,这一走,小花怕是再也不会到我们家来了。”傻傻的我当时什么话都没说,还是妈妈帮我打圆场说,看二姑爷说的什么话,你们养了她几年,不知给你们添了多少麻烦,她决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

回到自己家,我又读完了初中。初中毕业前夕,妈妈说咱家的经济条件,只怕是再也没有钱让你读书了。我其实还很想继续上学,但也知道父母的难处,就想没有条件就不上学了吧,干脆出门打工。可是我们家乡出门打工的人很少,我总得找个熟人把我带出去才行。于是我又给二姐写信,说我不上学了,要出门打工,问问她们那里有没有人把我带出去。

二姐收到我的信,立马安顿好家里的事,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在我们家小住几日,就带我走了,说是去了她家再说。在汽车站候车时,我看到姐姐忍不住伤心痛哭,问她怎么了,她说舍不得妈妈。现在我猜想应该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的确舍不得妈妈,二是恐怕在为我的未来担忧吧,因为她那时又打算让我在她家读书(这事是我到她家才知道的。),自己家上有老,下有小,上高中和大学需要更加庞大的经济开支。

到了二姐家,休息了几天,二姐就说还让我在她家读书,再读个初三然后上高中,因为异地户口怕不好在高中插班。她说刚好她们家有个本姓的哥哥,在镇中学当校长,找找他也许我就有学上。然后二姐就叫我先去给她那个校长哥哥去帮忙做一天农活,摘辣椒。我说不去,我不打算上学了。因为十七岁的我,已经开始懂事,我深知小时候已经给姐姐家增添了很多负担,她自己也有家,我怎好再去麻烦她。听到我这样说,二姐就生气了,发火了,说,你这女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我叫你去你就去。我从来没见过二姐发那么大的火,从前我不管犯了什么错,她都不发火,那次为了我上学她竟然发火了。虽然我内心不想在她家上学的主意非常坚定,但为了不辜负二姐的一片苦心,我最终还是去给那个校长哥哥帮了一天帮,就当是给二姐积攒一点人情吧。

后来我去三姐家玩,就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三姐,说我真的不想再拖累二姐了,要不然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三姐经过再三思索,决定尊重我的想法,于是就联系熟人带我出门打工。三姐后来出面和二姐沟通,说我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上学是一个漫长的时期,不是一天两天,需要很多金钱和时间,万一哪天她负担不了我那昂贵的学费,我还是一样要辍学,到时候进退两难,辍学更可惜,倒不如让我出去闯一闯。这样二姐才打消了继续让我在她家读书的念头,可她嘴上一直都念叨着,这么好的学习成绩,不读书等于放弃了大好前途。

在我毕业一个月后,我就和三姐的同村人一起出门了。临走时,二姐和三姐各自拿出贰佰元给我做路费,再加上我从家里带出来的贰佰元,一共就有六百元,怎么样都够用到发工资了。两个姐姐还说,如果到时候没钱了,就给她们打,再给我寄。临走的前一晚,两个姐姐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出门万事小心,要聪明,要机灵,凡事多长个心眼。我知道涉世未深的我第一次出远门,她们的心里始终都有一万个不放心。我只好拍着胸脯保证,叫她们尽管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在打工期间,我和姐姐们一直都有书信和联络,我会一一汇报我在外面的情况,以免她们挂念。一年后,我和一起出门的人安全的回到两个姐姐家。两个姐姐见到我,心里很激动,也很开心,因为她们知道我终于长大了,终于在社会上磨练了一年,以后再出门她们就会稍微放心一些。两个姐姐整天给我包饺子,做好吃的。回家之前,我还记得一件事,那就是要把姐姐们给的路费还给她们。可两个姐姐说什么都不要,姐妹三人像打架似的,谁都不认输,最后推来推去三个人都哭了,最终那几百元钱还是装进了我的口袋。

如今的我已经是一个半大小子的妈了,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我会永远记得二姐一家对我的恩情,二姐在我们家最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手,如果不是她接济我,也许我早已经在小学就辍学了。她整整养育了我三年,那三年是非常重要的三年,是一个过渡时期。在那三年的时间里,二姐既是姐姐的身份,又充当着母亲的角色,无怨无悔地照顾着我的衣食住行,他们对我的恩情,让我终身难忘。

一直都觉得我真的很幸运,因为有几个疼爱我的姐姐。她们的爱就是我心灵深处那道温馨的港湾,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那道港湾都会给我力量,让我坚强,它会陪着我战胜困难,带着希望一直向前……

共 56 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亲情是一根纽带,兄弟姐妹是我们的骨肉同胞,那种血浓于水的关爱,从小伴着我们长大,会让我们铭记一生一世。有时候觉得,有哥哥姐姐真的好幸福,好多时候,他们给予我们的爱,一点都不比爸妈少。彩蝶是幸运的,从小因家境困难,妈妈拉扯着几个孩子日子过得艰难,已经出嫁的二姐把我接到他们家里,供我整整上了三年学,姐姐在生活上对我关心呵护,容忍我的任性和犯错,像妈妈一样照顾我。后来我退学,二姐还要努力供我上学,懂事了的我不想再给姐姐增加负担,去外地打工,连来去的车费都是两个姐姐给的。人说,长兄为父,长姐为母,姐姐们对我的深情厚意,我会感恩铭记,姐姐们的爱就是我温馨的港湾,有姐姐们的疼爱,困难的日子里也盛满快乐和幸福。一篇用心写出来的文章,浓浓的亲情比天高,比海深。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爱,世界上最贴心的人,就是兄弟姐妹,感恩亲情,感谢爱!文章描写细腻,情感真挚,朴素感人,欣赏,【:红尘有爱】

1楼文友: 01:48:0 亲情是一根纽带,兄弟姐妹是我们骨肉同胞,那种学浓于水的情谊,是人间最无私最平凡的爱。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1楼文友: 16: 5:22 谢谢红尘姐用心,辛苦了。

2楼文友: 01:51:1 有姐姐好幸福,读着彩蝶妹妹的姐姐们,我也想我的姐姐妹妹了,姐妹间的情谊,比山高,比海深。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2楼文友: 16: 5:55 是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福。

楼文友: 01:52:40 彩蝶的文笔越来越细腻娴熟了,继续加油,期待更多的精彩。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 楼文友: 16: 6:51 谢谢姐的鼓励,慢慢来吧,这次只是想把曾经的往事用文字记录下来。

4楼文友: 17:20:15 血浓于水的情感!羡慕!愿彩蝶精彩不断!问好!

回复4楼文友: 2 :06:06 谢谢星星来访,看过你的那篇写保姆的,你们一家把那位保姆阿姨当成了亲人,可见也是善良可亲的一家人,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5楼文友: 10:48:45 为你有这样的好姐姐而高兴,姐妹情深,血浓于水,文章感情真挚细腻,欣赏彩蝶的精彩!

回复5楼文友: 14:57:51 谢谢晨夕百忙之中来访,念安。

6楼文友: 17: 7:26 可能是地域的原因,俺们这个地方,姊妹的孩子称呼为外甥或外甥女。

回复6楼文友: 20: 4:50 谢谢文友来访,我们那里姐妹的孩子叫姨侄女,一般哥哥嫂嫂喊小姑的孩子叫外甥女或外甥,其实姐妹的孩子也可以这样叫。

7楼文友: 10:29: 1 我们应该是同时代人,我家6姊妹,手足之间 阋于墙 的纷争亦曾发生过,但本身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在血浓于水的亲情面前,相视一笑,依旧的亲姊热妹。 骨子里流淌着农民的血液,虽久居城市,却念念不忘生于斯长于斯的黄土地。

回复7楼文友: 20:49: 5 谢谢竹林子朋友来访,世界上最亲的就是父母手足,断了骨头还连着筋。

8楼文友: 19:48:57 欣赏彩蝶的感人故事,感受姊妹情深的珍贵。

回复8楼文友: 20:50:58 谢谢碧波来访,炎炎夏日,你的问候如一缕清凉的风。

9楼文友: 19:09:50 俗话说:亲姊热妹,血浓于水。我们家6姊妹,比您家少一个。 骨子里流淌着农民的血液,虽久居城市,却念念不忘生于斯长于斯的黄土地。

回复9楼文友: 2 :21:14 谢谢竹林子老师,只是可惜现在只剩下兄弟姐妹四人。

男士夜尿增多吃什么药

男人小便刺痛吃什么药好

上火小便发黄怎么办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服用方法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