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今年22岁

木子今年22岁,在一家服装专卖店做收银员,每天最忙的时候是下班前核对一天账单的时候。
木子下班之前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说她要去香港姨妈那边帮忙照顾生意,晚上母女俩一起吃个饭。木子像往常一样下午五点核对好账单,六点下班之后就乘公车前往与母亲约好的一家餐馆。
母亲风尘仆仆,夹杂着兴奋的情绪进来了。
“木子,咱们再也不用像逃难似的了。老家那边你李叔(一个警察)打电话告诉我,已经抓到姓金的那个家伙,很多人的钱都退回去了,还判了刑。现在警方不找我了,老百姓也不用找我了,你小姨那边生意不错,又新买了房子、车……”
木子一直听母亲念叨着,带着些厌烦的情绪。不过消息是好的,母亲再也不用东躲西藏,平时连身份证、银行卡都不敢用。这回去小姨那里也算是有个着落。
母亲仍是兴奋地开口道:“木子,我们喝点酒吧。”
于是木子和母亲一人要了一瓶啤酒,整顿饭一直都在母亲的絮絮叨叨中结束,虽然有些日子没见到母亲,但是木子已经厌烦地想早点回宿舍睡觉去。
出了饭店门口,两个人道别。
木子说:“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是好事。你去小姨那里照顾好自己,尤其是你身体不好。”
母亲说:“唉,我也是放心不下你自己在这待着,你又不愿意跟我一起走,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说你一个学工商企业管理的大学生,去做收银员真是白瞎了。虽然我们公司倒了,但是去你小姨那里……”
木子不耐烦的情绪又开始涌上来,连忙阻止说道:“妈,别说了。我不会去小姨那,现在的工作不也是为了一时安身吗?以后我自己会有打算的。况且现在我们都平平安安的才是最值得庆幸的事,只要人没事,生活都可以一步步慢慢来。”
母亲抱了抱木子,转身往行人道走去。木子看着母亲迈着步子走了没多远,就开始用手边走边擦眼泪。木子蓦然心疼了一下,后悔今晚有太多不耐烦的情绪与母亲说话,毕竟这一次道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着。
木子为此有些心情低落地把头靠在公车的玻璃上,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捂着脸哭了起来。公车路过黄寺路口的时候,木子还是习惯性地朝那看了一眼。
接下来的日子,依然按部就班。
木子每天早晨7点半起床,吃两片切片面包,喝一杯牛奶,然后走15分钟的路程穿过小区去乘坐2 2路公交。
每天从早晨九点坐在收银台结账,五点多开始核一天的账单,六点准时下班,然后再乘坐2 2路公交回宿舍。
只是每次公车路过黄寺路口,木子都是要看一眼的,上班下班,每天如此。
木子有一部诺基亚E72,除了新闻资讯提醒和电讯公司发来的短信,手机几乎不会响。对木子来说,手机最好用的功能是收音机,每晚她都会插上耳机听一个讲故事的广播台,偶尔听听音乐。
除此之外,木子床头有一本《海子诗集》一本《诗经》和《三国志》。木子已经把海子诗集翻了好多遍,海子的每一首诗,每一个句子都了然于胸。晚上木子还是会把那些诗慢慢读出来,然后冥思发呆。
《诗经》和《三国志》也是消磨时间的很好的两本书,木子的古文功底并不好,但就是花时间研究文言文和不认识的字才好消磨时间。
每天晚上七点,楼下那一排仓库矮墙壁前会出现一位盲人老人,他每天拿着拐杖一边敲着墙壁一边走,每次都走一个来回,木子就站在窗户边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这位老人走一个来回。在木子的意识里,她们已经是每天都要见面的熟人了。
木子上班的路上,也会遇见几个不曾说过话的熟人。在小区里经常和一个姑娘迎面走过,在公交站点经常看见一个男孩和她一起等车,只是男孩比她早下两站。
平日里就是店里一些琐事,谁卖得货多了,谁抢了谁的客人,月底提成多了少了,再无其他,木子对这些事也丝毫不关心。日子大多都是这么一天天平静地过去了。
这天,外面飘起了鹅毛雪,木子盯着玻璃窗的时候,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走过,相似的体型姿态,相似的发型,一身黑衣系着红色围巾,带着黑框眼镜……木子心里一惊,愣过神来才追了出去,可等她追出店外,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在路口了。
木子为刚刚的迟疑懊恼不已,是不是他都应该第一时间冲出去,她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还不是为了能遇见他。木子跑得卫生间哭了起来,如果真的是他,就这么错过了,以后也再难相遇了。
晚上,木子拿起手机发了条留言:“吴东,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那个熟悉的QQ依然是灰色的,没有任何响应,木子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十次给吴东留言了。
吴东以前就住在黄寺路边上的小区里,那里晚上还有夜市,木子之前总和吴东在那里逛夜市、吃烤串。木子工作的店铺对面大厦就是吴东以前工作的地方。
因为一次吵架之后,吴东就彻底消失了。木子才突然发现,对于吴东,除了他本人以为,她们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木子知道他住哪栋楼,却不知道几单元几层,木子知道他工作的大厦,却不知道具体的公司名称。才惊觉她对吴东是这么不了解。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脆弱,电话没有人接,QQ一直没有回复,一个人就可以彻底消失在另一个人的世界里。木子有时候恍惚得都不知道这个人是否真正地出现过。
在某一天深夜,木子的手机响了,吴东终于给她发来消息。
他说:“木子,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我已经回老家了。”
木子激动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飞快地回复道:“那你还回来吗?我现在工作的地方就在你原来工作大厦的马路对面。我每天都在想能不能遇见你,看见和你相似的背影,我都要看一下……”
吴东似乎是想制止木子再继续说下去,他说:“木子,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不要再找我了。”
木子委屈地快要哭出来:“我们结束了?可是你连一句分手都没跟我说过。”
吴东说:“我都半年没联系你了,你别傻了,再找个比我好的人恋爱吧。”
木子心里何尝不知道他们早就结束了,只是固执地认为只要吴东没说“分手”两个字,她就等着他,他早晚都会回来。木子虽然一直都一个人生活,但她仍然觉得吴东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也许只是隔了一条街、一条马路,只是她还没有遇到他而已。她每天行走在路上,都会在来去匆匆的人群里看看有没有她熟悉的身影。
木子眼泪开始大滴大滴的掉下来,她明白她是真正“失去”了,同时也如释重负,终于放开了心里的结。
木子说:“你可有回来过吗?你有没有一条红色围巾?”
吴东说:“没有。”
那一夜,木子没有看海子的诗,没有听广播,她一会坐在沙发上,一会躺在床上,最后拿起一根烟踱步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明朗的月亮和星光。心里油然升起的诗句竟然是:
“天已黑了,下着雨,我坐在水上给你写信。”
第二天,木子仍然按部就班地去上班,早晨吃两片切片面包,喝一杯牛奶,走15分钟的路程穿过小区去座2 2路公交。在小区偶尔还是会遇见那个女生,在公交站也时遇到那个男孩。每天晚上7点依然站在窗口等着那位盲人老人,一边抽着烟,一边听着他拐杖敲打墙壁的声音。然后听广播、看书,睡觉。
只是2 2公交车路过黄寺路口的时候,木子不会再向那条街回望,行走在路上的时候,只顾着自己的步伐,不会在人群里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共 271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这篇文章,第一感觉就是很真实的人,很真实的事,真实的就像发生在你们身边。主人公为一段失去的感情执着的守候,只因为对方没说分手这两个字,痴情的她仍然抱着一线希望等待着。直到对方亲口说出那两个字,主人公才如卸重负,潇洒地走出来。2 2公交车路过黄寺路口的时候,木子不会再向那条街回望,行走在路上的时候,只顾着自己的步伐,不会在人群里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多好的结局,没有消沉颓废,没有以泪洗面。故事结束就结束了,收拾好心情,等待下一次邂逅。语言朴实无华,情节细腻流畅。看似平淡,却有真理,不错的小文。感谢赐稿百味,期待佳作再现。祝开心!【编辑:月儿弯弯笑】
1 楼 文友: 2016-0 -1 21:0 :40 不错的小文,若在描写上再下些功夫就更好了。祝快乐!江门中医妇科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方法
宝宝健脾食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