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住喉咙

扼住喉咙

话扼在喉咙里,没讲出来。

雨噼里啪啦的扯着烟稀碎,

这种煎熬,算什么?

于是就慌心哭泣,揉着眼泪。

田野中蛙鸣也擒住我的耳朵,

水洼里还能照出我的脸庞,

看呀看,雨风就吹过来,

可喉咙里久久存着一股悲凉。

远方的雨有些滂沱,

就回首躲进归路里吧!

全是要命的冷,织成一张,

套住我的身子,动弹不得。

雨风把昏暗吹浓,

也把寒冷吹厚,

昏暗与寒冷一齐闷住了大地,

湿了羽的麻雀也不叫了,

雨还在下,什么也出不来声,

我的心里有话哽咽着。

我的心脏开始发问

是什么扼住了喉咙?

你走开吧!

我的话讲给自己听。

是什么固执着不放?

你走开吧!

我的话不讲给谁听。

可是,

谁的睡梦没被打扰,

谁的灵魂没被诅咒,

我在这个雨季呼唤,

无奈没有个回声安慰。

扼住我的喉咙,

夺走我的梦,夺走我的心,

我无话可说。

有人受着雨的冰冷,

孤单推敲风的寒冷,

无所谓!无所谓!

我有雨伞,也有长袍,

水洼里的影子不是我,

雨你也无趣。

笑了!笑了!

婆娑寂静是雨的秘密,

那我就讲好听的话给自己听。

远方的雨滂沱,

我像个孩子,

将喉咙里的悲凉付诸雨风,

傻傻的道

为什么下雨?

我来到这个世上,

来的迟,来的轻,

我还不明白有很多呐,

请回答。

田野里的蛙鸣,

成了灰蒙蒙的挣扎,

雨湿透了天,湿透了地,

雨中的全部似乎已无处可逃。

我的喉咙被扼住,

你有你的说辞。

我要你放手走开,

你有你的说辞。

我的话在哽咽

忍不住了,

一脚踩碎水洼,

甩掉雨伞,脱掉长袍,

双手一挥,仰起头

走开,我的灵魂渴望爱。

几乎是瞬间,

雨风就拐了个弯,

雨被狠狠的拍在一旁

我的心里有个秘密!

我的喉咙依旧被扼着,

可却喊出了声

雨不该是冰冷的,对吧?

我就像个孩子,

我的话不再哽咽,

我放任我的喉咙,

我不羁、狂纵、挣扎。

无奈!可怕!

没人配拥有秘密,

是什么扼住喉咙?

不是世上的事物,

是有诅咒。

田野里的禾苗摆了摆身子,

淋着雨,吹着风,

活着。

是什么扼住喉咙?

或许是诅咒,

或许是生活。

雨不该是冰冷的,对吧?

我就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