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不平凡姥姥

我的不平凡姥姥

姥姥今年96岁高龄了,但她已经过世一个多月了,她的逝世让我们一直伤心不已,尤其是对于我,因为姥姥是最亲最疼爱我的人,埋葬姥姥后好多天我都情不自禁流眼泪,我不会忘记姥姥的恩情,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想姥姥所以经常梦到姥姥,梦到我睡在床上拉着姥姥的手,跟姥姥说对不起我没有好好侍候她,叫姥姥别走让我侍候你,但怎么也拉不住,姥姥还是走了。昨天夜里还梦到姥姥和外姥爷在一块很幸福,我也非常高兴,如果他们在天堂真能这样我也安心了。

姥姥年轻时是个非常漂亮善良能干的姑娘,纤瘦的身材,皮肤白皙,脚小的很(从小裹脚),爱干净穿着也朴素整洁,在娘家是兄妹几个最小的,几个哥哥都疼爱这个懂事的妹妹。十八岁到了结婚年龄,和当时是大地主家的四儿子结婚了,大地主家有五个儿子人多地多活更多,弟兄五个,外姥爷排老四,上了好多年学后在十多里远的学校教书,经常不在家,一大家四五十口人的饭就五个媳妇轮流做,两个人合伙做,一个人做饭一个人烧火挑水,还有几百亩地要除草,弟兄五个的媳妇轮流做饭和下地干活,地里活就是用锄头除草,阎王爷给分好,可想而知有多累,特别是夏天,天热的很,在地里太阳底下干活直流汗,姥姥说干完活之后不想吃饭,在自己屋里地上泼一桶凉水躺下,感觉舒服的很。姥姥是个坚强倔强的奇女子,咬着牙再苦再累都不吭,干起活来一点也不比别人逊色。外爷的爹外号叫阎王爷,凶的很,谁干不完自己的活不给谁吃,老五的媳妇干活慢经常被阎王爷训,难为的经常哭,姥姥看她哭的可怜,干好自己的活后就去帮助老五媳妇。

姥姥结婚后有了我妈姐妹四个,没有舅舅,解放后单过了,日子好过些了,外姥爷在外教书,家里地里还是姥姥,不幸的是那一年外姥爷37岁,头上长了几个大浓疮,没有治好就逝世了,姥姥哭的死去活来,那时妈妈才八岁,小姨才五岁。姥姥为了孩子们既当爹又当妈的担起了这个家,有个亲戚劝她把孩子留在婆家在找一家嫁了,但她谢绝了,说不能让孩子受委屈,俺娘几个要活一起活要死死在一块,我们不能分开。姥姥的公公和婆婆嫌弃姥姥生的都是女孩,一点也不痛她们也不去看她们,但是姥姥没有怨恨她,老人有病时姥姥给做些好吃的送去,侍候一直到老,老人临死时非常后悔自己以前的行为,一直跟姥姥说对不起。解放那年抓地主斗地主抓住就枪毙,阎王爷听说后连夜吓跑了,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跑哪去了。

过了几年后一九五八年大灾难,集体一块干挣工分吃饭,一家几个女人,大姨二姨帮助家里在公社干,挣得不够吃,根本吃不饱饭,姥姥的饭不舍得吃给我妈和小姨吃,在我妈姐妹四个中我妈是最不听话最不懂事,有一次妈妈饿了去偷集体食堂的粮食,被抓住了关在黑屋里,姥姥跪着求人家说很多好话才放了妈妈。管食堂里有一个好心人看姥姥娘几个可怜,经常偷偷的多给她们打饭,姥姥也经常到地离挖茅根和野菜。

几年后日子终于好过了,一个个都长大了,姥姥给她订了亲出嫁了,两年之后二姨也结婚了,女婿都是姥姥看好的,选的都是老实能干的人。大姨夫是公社队长家里不太穷,经常给姥姥送些米面,又过了两年妈妈和小姨也结婚了,爸爸家距离姥姥家最近只有一里路,四个女婿也都很孝顺,知道姥姥一辈子不容易。

我奶奶家非常穷,弟兄三个,爸爸是老大,是个善良的老实人,经常不在家出外和厨师师傅学做饭,奶奶是女强人,是村里的队长,经常带村里人下地干活,家里活一点也不干,一年后有了姐姐,奶奶也不领小孩也不做饭,妈妈在家都是干地里活,没学过做饭,也不会带小孩,妈妈难为的经常生气,气的哭来找姥姥,来回哭多次,有些精神失常,姥姥知道后看妈妈这样哭非常心疼,经常去看妈妈,这时有个亲戚就跟姥姥说把妈妈接回来,叫爸爸倒插门,姥姥找庄里两个干部去奶奶家,劝说奶奶叫爸爸来姥姥家住,他们都同意了之后就搬来姥姥家了。

这样姥姥就开始为我们操劳了,帮助妈妈照顾我们,给我们做饭洗衣,最忘不了的是姥姥经常给我们做的面筋饭,用一瓢面兑水和面,和好之后丢在盆里,在盆里在倒两瓢水,一遍一遍的用手搦,半个多小时就能搦出一碗面筋,一块一块的非常好吃,感觉那时候是我们最好吃的饭。妈妈经常下地干活,是姥姥把我们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我们都跟姥姥亲,有什么话跟姥姥说,一放学回家就找姥姥,扑进姥姥的怀里撒娇。

我八岁那年,噩梦开始了,最不幸的事发生了,我的二叔来我们庄上去人家里要买东头一家的打面机,人家没卖,第二天那家的打面机就被人偷了,怀疑是我二叔偷得,那家兄妹六个,是干部又有钱又有势,那家二儿子来我家里找我爸爸,叫爸爸跟二叔讲把打面机还回来,其实那家打面机被偷后爸爸就找过二叔,二叔没有偷打面机,爸爸跟那家人说二叔没偷打面机,那家人不相信,绑个草人在庄里的一棵大树上,天天去咒。然后又找公安局调查,一两月后调查出来了打面机是一个经常给那家干活的人偷得,但是那家一直没有来赔礼道歉,妈妈脾气本来不好,看到被人家冤枉被咒,神经病厉害了,两天后变疯了。见到那家人就骂,那家人哪受这个,打骂我妈,我妈吓跑回家,那家弟兄二人上我家里找我爸,抓住我爸就打。我们姐弟四个都吓哭了,姥姥也哭了。

从那以后不敢再叫妈妈出去了,怕她惹事,把妈妈锁在屋里,但妈妈是人,有时把她放出来,我们跟在后面看着,有时她也出走,有一次爸爸和姥姥都下地干活不在家,姐姐上学去了,妈妈走了,我赶紧去撵,出了本庄撵上了,我捞她她打我,走的更快了,我哭着在后面跟着,走了三四里路,到郑盛庄的北地一个路边,有几个好心的大娘们劝我妈,我妈神经又好些了,跟我回家了,姥姥担心极了。妈妈的病有时好有时坏,病好的少,我九岁上学,不在家都是姥姥看着,我每次放学离很远就注意听庄里有没有人打骂声,担心妈妈又惹事。

有一次我上初中一年级,早上吃过饭背着书包去上学,妈妈不叫我上学,说上学无用,我前边跑她后边撵,撵上我拉着我回家,姥姥也跟来掰妈妈的手,我哭着跑去学校。姥姥把妈妈捞回家看着,姥姥一边看着照顾妈妈一边还照顾我们姐弟四个,给我洗衣做饭操持家务。

爸爸和姥姥经常四处打听哪儿能治疗神经病,用了很多种治疗方法都不行,听说信耶稣能治病姥姥带妈妈去了,经常吃饭前给妈妈求耶稣祷告。但是没有多长时间妈妈就烦了就不信耶稣了。姥姥一直虔诚的信,给妈妈一直祷告求耶稣。

我十五岁上五年级那年,妈妈又出去惹祸了,被人赶着吓跑回家,当时爸爸在菜园了干活,那家娘(18岁的棒小伙)两个边骂边拿个大木棍来打我爸,我看到后就去夺那木棍,那人朝我头上砸来,我没躲掉,两眼一黑就摔倒了。等我醒来时,头上很疼肿个大包。都是姥姥心痛极了,一直照顾我,妈妈根本不知道疼我们。

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姐姐结婚了嫁人了,妈妈偶尔发一次病,骂一个庄的人或则邻居,人家找来跟姥姥和爸爸说,姥姥和爸爸向人家赔礼道歉,说了很多好话才罢休,有时爸爸气的要打妈妈,但是都被姥姥拦住了。就这样我们在这种恐惧的生活中慢慢长大,那年我考上了高中,去城里上学去了,一个月才回去一次。不能帮姥姥看护妈妈了,弟弟出门打工了,姥姥操持着这个家,照顾妈妈照顾弟弟,身心疲惫不堪。头发花白了,腰也弯了。

我上高二时那年两个弟弟出门打工了,家里只有爸爸妈妈和姥姥,爸爸经常不在家出去给人家做饭,只有姥姥照顾疯妈妈。有一次姥姥刷锅时不慎在家里滑摔倒了,摔断了一条腿,爸爸和姐姐急忙把姥姥拉进医院,姐姐背着姥姥楼上楼下去检查,打了石膏拿了药,姐姐侍候姥姥一个多月好了,能下床了,但是一条腿腿瘸了,姐姐给姥姥买了拐杖,从此姥姥就走不了远路,也不能下地干重活了,就在家里做饭洗衣烧火刷锅,给我们缝补衣服。

我家里喂两头牛,妈妈有时不犯病时知道割草喂牛。姥姥睡在牛屋里,我睡在厨屋里,妈妈爸爸睡在堂屋里,爸爸不在家,只有姥姥和妈妈在家里,妈妈的病越来越厉害了,她不去外边骂人惹事了,却打骂自己一家人了,她骂人难听极了,让人无法忍受,我在家她骂我,不在家她就骂姥姥,姥姥能忍住,我在家听妈妈骂姥姥我就气得打妈妈,姥姥不叫我打,说妈妈那是有病,脑子掌握不住,如果没有病她不会骂的,爸爸气得也打妈妈几回,但是妈妈还是那样。

我不在家但心里一直担心家里,担心姥姥,担心妈妈惹事,两个星期回家一次。高三时有一次我放假在家,七八月份,爸爸那天不在家给人家做饭去了,早上四五点钟是我听到姥姥大声的喊叫我的名字,我慌忙跑进姥姥屋里,看到姥姥坐在床上左手举起来,手上都是血,并且还一直流着血,我慌忙找布帮姥姥包扎,妈妈站在一边,眼直直的看着姥姥的手,地下还有一个给牛拌料木棍,原来是妈妈用拌料棍把姥姥的手指之间打裂了个大口子,我吓坏了赶紧用架车把姥姥拉到卫生院治疗。可治疗后姥姥的手留下了后遗症,没有多久就麻木了,没有知觉了。拿不住任何东西,爸爸带姥姥去医院查了,拿回来两瓶治疗手麻木的药,医生没有告诉怎么喝药,我看看瓶上的说明,叫姥姥一次喝2片,姥姥不相信,就去问庄里的一个识字的人,那人告诉喝30克,姥姥听成30片,回家后一下喝下30片药,喝过药姥姥肚子疼痛难忍,直打滚,赶紧拉到医院,医生说再晚来就没治了。

爸爸一直带着妈妈去很多地方治病,没有什么效果,后来听说怀远县有神经科治疗效果好就去了,两天后回来拿了几瓶药,说要天天喝,我们每天都哄她喝药,喝完了在去拿药,没有药她就犯病。

慢慢我们都长大了,我高中毕业后回家,姐姐已有两个千金了,大弟弟也结婚了,自从大弟弟结婚后妈妈的病就好些了,大弟媳是个嘴巴厉害的人,但是很善良也知道疼姥姥。大弟媳在家时也不惹事也不骂人了,大弟媳不在家是病就犯了。一年后侄子也出生了,一家人高兴极了家里有了欢声笑语了。特别是姥姥笑的合不拢嘴。

我高中毕业后在家呆两年后也嫁了人。离姥姥家十多里路,婆家太穷没有盖新房,没办法只得靠自己劳动,看姥姥的时间就少了,一

两个月去一会。我常常也打问问。一年后大弟弟和媳妇一家都出

门上外地了,小弟也出门打工了,家里就姥姥爸爸妈妈他们三个,当时姥姥也八十二岁了,而且还曾经摔断了一条腿,走路时手里经常拄个拐棍,妈妈的病也没好。那时我怀孕有了大女儿莹莹,我婆家重男轻女,而且我对象是教师,国家规定教师只准要一个孩子,他想要个男孩,要把莹莹给人家,我和姥姥没舍得叫给,莹莹爷说把莹莹搁在姥姥家偷领,长大了在接来,姥姥为了我就答应了。我把莹莹生下后就放在姥姥家里,我回到婆家过月子,满过月后我去姥姥家看看,原来这一个月里都是姥姥衣不解带看护搂着她睡,夜里得起来几回烫奶粉喂奶粉,我看着姥姥这么大年龄还为我劳累为我抚养女儿,我眼泪一直在眼里直打转,我知道姥姥是疼我爱我。自从有了莹莹,妈妈的病也轻了,经常抱莹莹玩。几年后小弟弟也结婚了,而且来了小孩,家里安静了几年。

莹莹长到七岁时爸爸把她送到学校学习,每天早上姥姥起得早早的就做饭,怕莹莹上学晚,放学没回来就老早的做饭怕莹莹饿。姥姥和以前侍候我们一样侍候着莹莹。我知道姥姥那是疼我。

过了三四年后我有了二女儿甜甜和儿子俊豪,姥姥高兴极了,到处跟亲戚邻居讲,说莹莹妈来个男孩。莹莹九岁上三年级时就不听话了,心野的很,跟男孩一样到处去玩,姥姥和爸爸都管不住。我把莹莹接来姥姥还不舍得,哭了一会。我知道谁领的谁疼,姥姥疼莹莹,走了之后一定会想。我一般的半个月左右就带莹莹去看姥姥,每回去姥姥都把给莹莹留的好吃的拿出来给她吃。

自从莹莹回来后,家里没有年轻人和小孩,妈妈的病又经常犯了,爸爸经常出去给人家做饭不在家

我的不平凡姥姥

,就姥姥和妈妈两个人,姥姥叫她喝药她不喝,看见姥姥干啥他都烦,说姥姥骂姥姥,姥姥知道自己的女儿有病掌不住脑子才那样,也不生气忍住装听不见。

我二姨最孝顺经常买很多好吃的去看看姥姥,基本上一个月一次。也就是前年秋季,八月十五左右二姨又去了,结果爸爸没在家,妈妈又犯病打骂姥姥,二姨把姥姥接她家去了,二姨侍候的非常好,给姥姥买穿的吃的,想点子给姥姥做可口的饭,不叫姥姥干活,在二姨家里有三个多月左右。那一次我买些东西去二姨家看姥姥,姥姥比以前白了胖了,穿的干干净净,做在院子里晒太阳,正在和二姨说话。

见我和孩子们去了二姨慌的做饭,吃饭时二姨只喝半碗羊汤,说吃点饭肚里就撑的慌,听说前一阵子二姨夫给二姨拿胃疼药,喝了就不疼了,我走时叫二姨去大医院查查看看。

几天后听姐姐打老说姥姥接回家了,二姨去大医院查病了。二姨的儿子女儿都回来了,带二姨去了蚌埠医院,查的结果,我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二姨得了晚期胃癌,我想象不到二姨怎么会得这么重的病,一直在家没出过门,有吃的有喝的怎么会得这病。医生不给治疗,也不管化疗,就保留治疗在家输液,那次去医院看她,二姨脸白白的,什么东西都不能吃不能喝,但她还一直挂念姥姥,我们怕姥姥知道了难过没有告诉她,二姨活了一个多月后过世了,我们所有亲人都哭了,都说二姨是好人是最孝顺的,姥姥一直不知道,我们就跟她说二姨瘫了不能走路了。

我们都有一个家,为了小孩为了生活,不能在姥姥身边侍候,时常的打给爸爸问姥姥情况,一个月左右去看看,我一直担心妈妈犯病,妈妈犯病姥姥就受罪,家里没有年轻人,爸爸不会打只会接,有一次我给爸爸打,爸爸说他没在家时妈妈犯病了打姥姥,姥姥气的两天没吃饭了,我赶紧的就去了,姥姥身上打清了几片,小姨也去了,姥姥看到我们去了心情好多了,我们劝她,她又能吃点饭喝点牛奶,姥姥不生气又能吃饭也好了。

今年姥姥96岁了,劳累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操心一辈子。姥姥的命硬,死了几次又活过来了,身体依然好好的,能刷锅烧锅自己洗自己的衣服,能生活自理没有负累人。只要妈妈不打姥姥,姥姥还能活一百多岁。

姥姥为人和善,从没有和任何人吵过架红过脸,家里有好吃的看见人家小孩就给。一个庄的人都夸姥姥是个好人。

今年过完年后,我因为有病一个月不能去看姥姥,农历正月27日,就提前去看姥姥和妈妈,我去看姥姥,那天爸爸没在家,妈妈和姥姥在家,妈妈好好的没犯病,我买了些菜做饭,妈妈烧锅,做好后我给姥姥盛了一碗饭,姥姥也吃完了。走时我还劝妈妈要天天喝药,好好对姥姥。

回去后才四天不幸的事发生了,姐姐打来说姥姥不行了,

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我赶紧去了,小姨已经在那了,听说这两天亲戚

朋友邻居都来看姥姥了,听说姥姥死过去又活过来了,见到姥姥躺在床上我哭了,姥姥看到我也哭了,姥姥的一条腿肿胀的像个大木柱,一直喊疼。我的心都碎了,我的姥姥跟人家说是自己摔倒的,跟我们讲是妈妈用脚跺摔倒的。我恨妈妈,让姥姥受这么大的罪,姥姥心情好些了,吃了点饭喝点蛋白质粉,又给她腿上抹了药酒,找医生医生不来,说年龄太大只给拿些消炎和止疼药。我从上查,说骨折只要侍候两个月就好了,只要能吃饭不起来走动,好好侍候时间长了就好了,小姨在那侍候姥姥,我因为有生意有小孩,第二天就被对象硬接回家了,我从上查腿骨折怎么治疗,以及注意事项,又给姥姥从上订充气坐垫,还想好些了之后买一个轮椅,怕躺在床上时间长了身上搁烂,两天后货还没到,第三天打说姥姥便秘,几天没大便,我叫爸爸给拿治便秘的药,我晚上打说姥姥解大便了,我以为没有事了,过了两天,第四天晚上做了不好的梦,我就想着吃过饭

去看看姥姥,一会姐姐打来说姥姥不好了,叫我去看看吧,我的心凉了,没有十分钟爸爸那边找人打来说姥姥走了。我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想不通好好人没有病怎么就走了。到那之后,姥姥已经穿好了送老衣服,脸上盖着黄纸。我大声的哭泣,愧对姥姥,后悔自己没一直在跟前侍候。听说姥姥一直想莹莹,要看看莹莹,早知道姥姥会走,我一定会把莹莹带来。

两天后农历二月初十给姥姥出殡,把她和外姥爷合葬在了一起。

埋葬姥姥后,各自都回了自己的家,回想起姥姥对我的好对我的爱,我一直不能原谅自己,后悔没有尽到孝心,没有在跟前安心的好好侍奉。姥姥生前信耶稣,听说信耶稣的人死后都会进天堂,姥姥活着的时候受很大的罪,我希望姥姥死后在天堂里能和二姨以及外姥爷三口过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