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霸九天 第一七六九章 投名状,昆仑陆慕

玄霸九天 第一七六九章 投名状,昆仑陆慕

许阳听到了两个长老的低语之声,不由眉头微皱,说道:“两位长老,我是许阳!听你们所说,天族竟然变幻成我的模样,还害死了匡长老?”

吴默风长老、邓龙长老均是以质疑的眼光打量着许阳,并不说话。

“好啊,许阳!你终于出现了!”天行骏却是心中大喜,“想不到啊,围困帝宗秘境多日,却在今天逮到了一条大鱼!既然来了,你就别想走了!”

天行骏对许阳的恨意极深,不仅是他,几乎每一个天族之人,都对许阳怀恨在心。

“不对!少宗主肩膀上,一直有一只奇异白色小兽趴伏,可这人的身上没有!”光门之中的虚影又多了一个,却是一名帝宗弟子,他指着许阳说道,“此人肯定是假的,是天族的阴谋!”

“唔……说的不错!”邓龙长老咬牙道,“卑鄙无耻的天族,以为你们的把戏能接连得逞吗?这一次,休想骗出我等!”

许阳心中涌起一阵愤怒,这怒气并非针对帝宗长老,而是对于天族。他绝对不能忍受,天族居然利用自己的形貌,诓骗杀害帝宗长老这一行径。

“天行骏……”许阳的声音犹如九幽寒风,“你们背叛人族联盟,勾结异族,犯下大罪!现在……我许阳就来为玄天上帝,清理门户!”

天行骏有些尴尬,不过却是嘿嘿一笑道:“许阳。休要拿祖帝来压制我等。实话告诉你,我天族身上,有一半血脉传承自玄天上帝。但另一半血脉,却来自蛮荒种族之一,天目族公主!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自由选择阵营,不管是支持人族,还是异族,都是我们的自由!”

“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我还知道你口中的天族之母。那位天目族公主,就是被天目族活活害死的!也就是说,你们天族的老祖宗,虽然出身异族。但与异族有着杀身之仇!你们这样做,就是欺师灭祖!”许阳冷冷说道。

天族之母被天目族内部处刑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这一下子,天行骏面皮终于挂不住了,咆哮一声道:“许阳,你在找死!”他单手结印,一掌横推而出!

罡风大作,但来到许阳面前时,却连他的白发都未曾吹动。

“几年不见。你一点长进都没有……”许阳悠然说道,随即眸光一寒,“叱!”

一声叱喝。恍若霹雳炸响,天行骏的掌印,被一字之威,直接击破!他身形剧烈颤抖,脸色苍白,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一口鲜血喷出!

“天行骏长老,这许阳的实力。似乎大为精进!他出现的方式,似乎是空间穿梭,也就是说,许阳已经晋入了……”一旁的一个天族长老提醒道,不过他越说越是面色煞白。

“不可能!他才多大年纪,绝无可能踏入世尊境界!”天行骏大惊,本能地拒绝相信这个事实。

“天行骏,你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也罢,玄天上帝不需要你这种子孙,消失吧。”

许阳单手虚抓而出,天行骏只觉浑身的空间仿佛凝固了,不由自主地向许阳的方向缓缓飘行而去。

“住手!”

一声雷霆大喝,从接天峰上空的一座飞行宫殿之内传出!与此同时,一个高大人影从宫殿内飞出,一只大手对着许阳隔空拍落。

许阳大袖一拂,将天行骏吹飞开去。他仰头看向那只大手,面色微冷,点出一指。

喀喇一声,那一只玄力大手四分五裂,罡气化作余波四散。

天行骏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大叫道:“雾北长老,快快出手镇杀此子,否则必有大患!”

那高大的天族老者,名叫天雾北,是一名世尊强者,也是天族的太上长老之一。他淡然挥手道:“知道了。一个刚刚踏入世尊境界不久的后辈而已,老夫这便将他镇杀。”

“三劫世尊?”

许阳微微一笑,道:“就连八劫强者我都镇压过,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

秘境光门之中,邓龙长老与吴默风长老的虚影,脸色剧烈变化。

“老夫有种直觉,这个少宗主,绝对是真的!形貌可以幻化,但这种气质,却是学不来的。”邓龙长老说道。

“可是隔着秘境光门,我们感应不到他的灵魂气息,始终无法确信。”吴默风谨慎说道。

“这样吧,开启秘境之门,我出去感应一下这个白发青年的灵魂气息!”邓龙说道,“如果真的是少宗主,贸然与天雾北老贼动手,太凶险了!”

“不行!这样做,无异于送死!”吴默风喝道,“不管此人是不是少宗主,你都难免被天雾北杀死。”

“少宗主是我帝宗的希望,即便他有可能不是真的,但也值得老夫以命相搏!”邓龙说道。

许阳听到了光门之内的对话,展颜一笑:“两位长老稍安勿躁,我许阳自有取信于你们的法门。”

天雾北世尊淡然道:“后生小辈,胡吹大气……也罢,你这种天才妖孽,还是早日镇杀为妙,免得遗祸无穷。”他手中结印,低喝一声,反掌拍向许阳。虚空之中,一只透明的大手延展而出,向许阳迅速握拢。

许阳本来对着秘境光门微笑,在天雾北出手的一刹那,径直转过身来,面色冰寒!他头顶八道光芒迅速融合为一团彩光,黑白两色光晕加持自身,实力瞬间暴涨,达到了堪比五劫世尊的地步!

天雾北还未回过神来,便见到许阳踏前一步,一记凶悍的掌刀,自上而下斜斜劈落!他费尽全力施展的透明大手,竟如同纸糊一般,被许阳一脚踩裂,毫无威势可言。

面对这泰山压顶一般的掌刀,天雾北世尊只能奋力抵抗,他双臂架起,化生出一道玄力护膜,挡在面前。

“咔!”

一声脆响,护膜应声而破,许阳的这一击,径直将天雾北世尊的防御击穿,余势不衰,继续劈下了他的头颅,连同小半个肩膀!金色的世尊宝血,在空中不断洒落而下。

“天哪!雾北长老……竟然被杀了……”

天行骏等人震骇无比,他们手脚发软,被震慑得连逃走都无法挪动脚步!

“今日先向天族叛贼,收取一些利息!”

许阳双手一拢,两只千丈大小的彩光巨掌,径直探出,将天穹之中悬浮着的天族飞行宫殿,全部拢在手中,用力一握!宫殿破碎之声与惨叫声混杂,一个个天族之人,尚未来得及逃出飞行宫殿,就被硬生生挤压而死!

天行骏等人,也未逃过劫数,许阳将破损的飞行宫殿残渣,向着他们抖手一掷!蕴含着庞大力量的飞行宫殿,撞击在他们几人身上,将其硬生生撞成了血泥。

做完了这一切,许阳拍了拍手,微笑着对秘境光门之内的两位长老说道:“吴长老,邓长老,不知这个投名状,能否取信于你们呢?”

“天……真的是少宗主!”

秘境光门轰然开启,两个长老一前一后飞出。感受到许阳的灵魂气息,两名长老激动得浑身颤抖。

“少宗主……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这些日子,我帝宗实在难熬啊!”

许阳吸了口气,道:“两位长老,此地不是说话的所在,我等进入秘境,你们再将这两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知于我。”

***

昆仑仙宗,大殿之内。

主位之上,坐着一个花白胡须的老者,他身穿阴阳道袍,眼中神光湛然,显示出极高的实力。

而在主座对面的客座上,坐着一个身穿蓝底白云服饰的独眼老者。

“陆慕道友,老夫此来的目的,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那独眼老者说道。

阴阳道袍的老者名叫陆慕,是昆仑仙宗的六劫世尊,太上长老!如今就是他负责主持昆仑仙宗的事务。

陆慕真人微笑说道:“老夫有所耳闻,好像是天族在中域接天峰,出了一些变故?天雾凇道友,还请详细说明。”

天雾凇真人沉声说道:“我族陨落了一位三劫世尊!而且,连一丝消息都没有传回来……现在对于接天峰那里发生了什么,老夫也是不知。只不过,能以雷霆之势杀死三劫世尊,出手之人的实力……至少在五劫以上!帝宗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个强援?”

陆慕真人道:“有可能是帝宗的羽化凡,强行出手。他虽然只能动用至尊神鼎的一丝威能,但用来对付一个三劫世尊,还是没问题的。”

“不可能,羽化凡的伤势,老夫清楚得很!当初就是老夫亲手将其重创,他能苟延残喘就不错了,哪里还有击杀三劫世尊的力量?”天雾凇真人道,“陆慕道友,老夫认为这次变故不可轻视,应该由仙盟统一调派高手,提前发动对帝宗秘境的总攻!”

陆慕真人摇头道:“如今各位宗主,异族首领,甚至是诸位七劫强者,都忙于镇压荀籍等人,哪里还有多余的力量?据说……荀籍等人最近顽抗的力量越来越弱,应该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等到各位宗主抽出手来,帝宗可一鼓而下,何必冒险。”(未完待续)

冠心病日常用药通心络有效吗
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脉络舒通丸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