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攻略 第386章 新的计划

男主攻略 第386章 新的计划

皇宫,最华贵庄严的地方。

在这里住着举国最尊贵的一群人,权势最高的一群人,但这一切却并非一成不变的,一个不小心就能从云端跌到泥土里,因站得高摔得也就越发凄惨。

而在这一群人里又有一个是站在最顶端的,站在那里需要的不仅是血脉还要足够的拥护,两样缺一不可,若是缺少其中之一,便将惶恐不可终日。

墨懿昕现在就是这样的情绪,而他的情况比以上更加糟糕,他得不到拥戴,身边还有一个拥有血脉又备受拥戴的人,他害怕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流言四起,他知道那是墨谦白的手笔,民愤越发强烈,群臣抗议越发激烈,墨谦白的厉害之处在于,他能不动用一丝武力就能让他土崩瓦解。但是,他怎么能就这样认输?

流言无法打压,因对方占了先机,再用流言反击却很快就被淹没,这一场交锋充分的显示出了他与墨谦白的差距,这一点让墨懿昕相当恼火。

为了水曜考虑,若非迫不得已,墨谦白并不想跟墨懿昕兵戎相见,尤其是大范围的,那样会造成民众的恐慌,对水曜皇室的影响也不好。

采取没有硝烟的争斗方式,他希望能将损害降到最低,勾结外敌残害忠良、没有民心、没有群臣支持的帝王,禅位就将变得顺理成章。

墨懿昕不笨,他也明白这一点,他极力拉拢着能拉拢的大臣,但跟墨谦白比起来,权势滔天的摄政王,深得民心与重臣信任的正统王爷,他根本毫无胜算。

如今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越国的四皇子水凌砚,所有一切都是水凌砚提出的计谋,如今水凌砚跟他说什么?

墨懿昕冷冷盯着对面的水凌砚,此刻两人站在御花园盛开的鲜花间。天空中的圆月投下一片清冷与惨白的月光。

水凌砚万分无奈的看着墨懿昕道:“父皇传信,明日我将带着幻月皇妹回国。”

“回国?”墨懿昕表情有些狰狞:“你将我水曜搅混,给朕留了个烂摊子,现在就想回国?”

水凌砚微微蹙眉。他没想到墨谦白的权势与人脉会那么大,没想到眼前小皇帝的势力会那么弱,更没想到云丞相老谋深算到如此狠绝的地步。就如今这样的情况,想要瓦解墨谦白的势力简直难如登天。

水凌砚不认为自己不如墨谦白,但不管怎么说这里是水曜国。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现在就算有心帮墨懿昕也做不了什么,他现在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该找墨懿昕合作,不该答应对方的条件。

一国之皇混成墨懿昕这样也真够悲哀,简直完全被摄政王捏在手心里,水凌砚现在是打心底看不起墨懿昕。

而墨懿昕现在也厌恨透了水凌砚,更恨自己经不住对方的诱|惑,太操之过急,他的势力还没培养成熟,但这两年权利已一点一点从墨谦白手里收回掌握在手中。只要再多一点时间,他就能稳坐皇位,可为什么要听信水凌砚的话将自己逼到进退维谷的境地?

“皇上,我只有回国才能更好的帮到皇上。”水凌砚这话说得不假,毕竟在水曜他带来的人有限,无人无权,行事束手束脚,他再待在这里根本毫无作用,反而还会对他非常不利。

如今他跟墨懿昕坐在一条船上,船翻了他们都得落水。毕竟杀幻月有他的份,他必须尽快回去做安排,若让他的对手抢了先机那他所有的努力就都将白费。

“父皇宠爱幻月,但他还是一个理智的帝王。可有另外一个人爱幻月到没有理智的地步,到时挑拨一下,让他对付墨谦白,若是明面上行不通,就只有走暗路,反正不管怎么样皇上就是为了除掉墨谦白嘛!”水凌砚眼中闪过一抹阴冷的算计。

墨懿昕微微蹙眉冷声问:“那人是谁?”

水凌砚高深莫测的看了墨懿昕一眼。如此这般的跟他计划了一番,墨懿昕听着觉得有几分道理,在如今的情况下,确实只有这样最好不过了。

水凌砚见墨懿昕被说动,在心里冷笑一声,水曜国除掉墨谦白,那这水曜也就不堪一击了,到时水曜不就成了越国的囊中之物?水凌砚想,越国皇室必定不少人对此感兴趣。

至于他说到的那个人,在双重利益的驱使下必定相当积极,他只需要跟在后面看着,适当的收点蝇头小利就好。

水凌砚的算盘打得极好,但到底能不能成功却不是他说了就算的。

不过两个屡战屡败又有了新计划的人,此刻的心情都放松了不少,同时也想起今天是中秋。

“今晚是中秋,是我在水曜皇宫的最后一晚,也是咱们合作的又一个开端,怎么样,庆祝一下吧!”水凌砚晃了晃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的酒壶。

墨懿昕想着水凌砚刚刚说的计划,觉得可行性与可成功性非常高,勾唇一笑点点头:“好。”

皇宫里的两人刚开始喝酒,舒心他们这边已经结束,南宫岚扶着百里凛夜回房,洛兹泓也带上半醉的百里憬茙去休息,酒桌上只剩下舒心跟云牧。

看着彻底醉过去的云牧,舒心吩咐笑儿去煮醒酒汤,自己再扶起云牧带着他往客房走去。

带着一个喝得烂醉的人走实在不易,有武功的舒心也表示体力受到了挑战,但她还是坚持自己把云牧带进了客房将人放到了床上。

舒心累得气喘,重重呼出一口气,稍休息了下给云牧脱鞋将他好好摆正,盖上被子。

喝醉的云牧很安静,卸掉了平日里云淡风轻的伪装,如画的眉目带出难掩的悲痛。

舒心在床边坐下,心疼的看着云牧,伸手抚上他的眉头,想轻轻抚平,却没能成功。手指不由顺着眉头往下描绘着云牧脸部的轮廓,直到那带着淡淡的橙红色透着暖意的唇。

舒心的手指停在了云牧唇边上,回忆着它给予自己的触感,突然觉得有点模糊,忍不住低下头将唇轻轻印了上去,加深触感印刻在心里脑海里的感觉。

突然,云牧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未完待续。)

藤黄健骨丸治疗肩周炎
银川治疗牛皮癣费用
他达拉非片怎么辨别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