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独尊 第1994章宗主之威!

九界独尊 第1994章宗主之威!

“天,小天玄域那边发生了什么?”

“靠,好像有无上强者推演大道!”

……

小天玄域,以及周边百万里区域,异象频频,霞光漫天,流动的世界之力如同长河沸腾。

无数强者惊叹,即便是修炼了五百年以上的老怪物,修为达到普世大贤,也被这异象惊动。

时间流逝,上千万少年天才都不知道凌寒天何时离去,当他们醒悟过来时,一些人发现自己修为,竟无意间突破了一大截。

一时间,惊喜之声不断,众多少年天才,纷纷对着凌寒天的雕像跪拜下去。

“凌门之主,神威滔天!”

“凌门之主,神威滔天!”

“凌门之主,神威滔天!”

……

喝声不断,更有天才嚷嚷起来,要立即成为凌门弟子。

凌门大厅之中,凌寒天落在在首位,一众待在宗门里的故人,不管手头有多重要的事情,都全部放下赶来迎接门主回归。

嗡……

突兀的,凌寒天浑身一阵,只感觉冥冥之中,有一股微弱的莫名力量被青色小树吸收。

这一刻,凌寒天双眼缓缓闭上,去静心感受到底是什么东西,然而他却一点感应不到。

只不过,突兀之间,青色小树微微一震,竟是放出一股精纯至极的世界之力。

哗啦啦……

体内世界中,世界之力凝聚的海水暴涨,凌寒天的修为也在此时提升了。

“这……”

大厅中,猿飞此时目瞪口呆。

老大这是闹那出?

这才刚刚回来,竟然就修为突破!

很快,蛮吉等原本一众从轮回血域过来的凌门老成员刚好赶到,正要大笑欢呼,不过见到凌寒天处于突破之中,也就连忙噤声。

强者修炼突破,一旦受到惊扰,很容易走火入魔,蛮吉等人深知此理。

半个小时后,凌寒天睁开双目,修为稳固在盛世大贤中期,而他心中则是有着巨大的疑惑。

刚才青色小树吸收了什么?他很想知道。

但,没有人能够回答他这个问题,凌寒天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脸上弥漫出一股亲切的笑容。

“诸位,好久不见。”

“见过门主!”

众多长老纷纷行礼,一个个激动得不行,这几年来他们一直寻找凌寒天的踪迹。

最后终于问到,当初凌寒天去了天璇圣地,但在天璇圣地,却被告知凌寒天去了真武界。

十几二十年前,大多数人都在五行域跟着凌寒天建立凌门,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

凌寒天在他们心中,那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而蛮吉等人更加兴奋,要知道他们和凌寒天分离得最早,如今算下来已经有半甲子左右的时间。

“哈哈,老大!没想到我蛮吉大人终于见到你了!”

蛮吉双眼有点湿润,当初的兄弟情,一幕幕生死经历在脑海中浮现。

听到蛮吉的大笑声,凌寒天心中满是暖意,还是这些声音听着舒服。

“好兄弟!”

凌寒天起身,和蛮吉熊抱了一下,想起当年往事,他也难免缅怀不已。

“靠,老大我蛮吉大人可不喜欢玻璃!”

蛮吉顿时推开凌寒天,一脸搞怪的样子,倒是与他平时大为不同。

“哈哈,你小子找抽啊。”

凌寒天无语,微微摇了摇头,蛮吉目光一转,看向凌可可,打量之后,好奇地看向凌寒天。

“老大,你不会告诉我,这小娃娃是你女儿吧?”

蛮吉感觉得出来,凌可可身上有着凌寒天的血脉气息,而凌可可也是亲昵的跟在凌寒天身边。

“嗯,这是我女儿可可,可可,快见过各位叔叔伯伯。”

凌寒天点头一笑,凌可可也乖巧的对着众人调皮地喊了一声。

众人见到凌可可这般乖巧,甚是喜爱,蛮吉更是大笑一声,双手摊开。

“来可可,到叔叔怀里叔叔抱抱,给你一件大贤灵兵。”

“哼,小气,才给大贤灵兵,宝宝要神兵。”

凌可可却是摇了摇头,立即躲到凌寒天身后,而她这话,顿时让得蛮吉僵在原地。

“神兵……”

我的个乖乖,蛮吉脸皮微抖,大贤灵兵可已经是他最好的宝物了,若不是可可是凌寒天的女儿,他才舍不得给。

但,貌似自已最得意的宝物,却被嫌弃了。

大厅中,其他人都是憋着笑意,但心中也是有点失落尴尬。

连蛮吉的东西都嫌弃,那他们拿出来的东西,怕是凌可可就更看不上眼了。

“可可,姐姐送你一样东西。”

已经出落得绝美的可儿走来,手中拿出一个炫彩的小玩意,这东西是从民间带来。

“哇,姐姐这东西好漂亮。”

凌可可双眼一亮,顿时扑向可儿,一把夺过那玩意,放在手心中玩耍起来。

不过,凌可可另一只手依旧是扛着迷你巨树,这一幕显得有点怪异。

“寒天哥哥,我想死你啦!”

此时,可儿那对秋水眸子注视着凌寒天,这么多年来,凌寒天还是那个样子。

只不过,如今的凌寒天,比起当年多礼一股成熟的男人味。

可儿突兀俏脸一红,响起当年和凌寒天初次见面,这家伙就打了她的****禁区。

“我也要抱抱。”

可儿张开怀抱走向凌寒天,虽然眼中满是娇羞,但却格外的大胆。

这一抹露出的绝世风情,也不禁令得许多凌门长老一脸的艳羡。

可儿就是大家心中的小公主,这些年来因为可儿越发的美丽,很多凌门老成员心中自然爱慕可儿。

但,如林玄等人,当初和凌寒天从冥河血界一起出来,自然知道可儿和凌寒天关系极好。

所以,大家也只能将这份爱慕深深藏在心中。

“额,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了,咋还不害臊,以后嫁不出去可别怪我啊。”

凌寒天无奈摇头,在他心中可儿就像是妹妹一般,从未有过越轨的想法。

当然,想起很多当年往事,凌寒天也仍不住调侃一句。

“哼,你连人家小屁屁都打了,还在乎这个……”

可儿不满的娇哼一声,凌寒天顿时如遭雷击,干笑不已,脸上尴尬一片。

“好了,大家都坐下说话吧。”

凌寒天一一打完招呼,旋即在主位上坐下,袖袍一挥,众人纷纷落坐。

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咋样
什么是子宫内膜炎
经常腹泻的人怎么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