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都市之神话降临第十一章斩草要除根十里春风

都市之神话降临 第十一章 斩草要除根,十里春风都吹不生

眼看人倒了一小半,周舟还‘毫发无损’,流氓们终于有些心悸。

他们自知贱命一条,就算哪天暴毙街头也不出奇,只要能看到一丝希望,就算倒下七八个同伴都值了。

可他们无法接受聚众围杀却连对方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的情况。

打又打不过,玩命也玩不过,只能抓人质了。

别看抓人质这方法很俗套。

但凡能反复被人拿出来用的手段,必然有不可磨灭的优势。

“抓人?”

周舟脸庞微冷,倏地一声,回到了原地,挡在顾心欣身前,沉肩坠肘,气势若虎豹。

这一挡,剩下的流氓全都麻瓜了。

卧槽!

通道尽头就这么点空间,三面环墙,一面对人,周舟站在正中央,一下子把所有人的去路都封锁住了。

流氓们想抓人质,必须绕过周舟才有机会。

可周舟不是木头人,怎么可能让他们直接过去。

虽然周舟没有说话,但那坚定的眼神与紧抿的嘴唇,已经无声诉说出他的决意。

除非打倒他,否则流氓们没有机会!

问题是,如果能打倒周舟,这帮流氓也没必要去抓人质了。

这下子钻进死循环。

流氓们陷入迷惑,一个个傻在原地。

周舟心里透亮,可没有发呆。

拿长重武器的流氓已经被他放倒两个,剩下两人稍微注意一下,危害不大,至于那个拿电击棒的,只要周舟小心处理,同样不是他的对手。

剩下几人更是不足挂齿。

激烈的搏杀下,周舟封锁毛孔,将热气锁在体内,犹如蒸汽机推动着血气流转,令力量高涨。

胸口有一股豪气不得不发!

“哈!”

周舟心静神清,料敌先机,一声大喝,声震如雷,如虎入狼群,再度冲向一众流氓。

流氓们心气已丧,再也挡不住周舟的拳脚,不到五分钟,统统都被周舟放倒。

不似他人一样,喜欢后发制人。

后发制人看似很爽快,任尔装逼耍帅高姿态,一巴掌抽肿他的脸,可周舟不喜欢。

明明可以把人抽成猪头,为什么还要给他说出猪脑袋才能说出来的蠢话挑衅。

他是个主动的男人,还是个自尊的男人。

时刻注意抢占先著,牢牢把握住先下手为强的主动地位,才是百战不殆的根本。

两次激战,都是周舟先动手,换做一个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主动挑衅的一方。

“找到了!”“在这边!”“他们都在这里。”

金碧KTV的保安敬业程度堪比香港警察,及时赶到。

一地惨叫痛呻的流氓,把经验丰富的保安都给吓到了,特别是其中一个凄惨无比的流氓,整张脸都塌下去,都不知道是死是活。

太惨了!

实在太惨了!

保安甚至看到两人胸腔塌陷整整三厘米,骨头血肉糜烂,掌印清晰。

妈呀,男人的身体厚度标准是330mm,周舟一巴掌就拍薄了十分之一,凶残,简直凶残!

至于骨折昏迷什么,那都算轻伤了。

邱哥匆匆赶来,看到地上的惨景,嘴角微微抽搐,看向周舟的目光也变得慎重多了。

“你没事吧?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

若说他原先的礼貌,只是因为他把周舟当成一个客人,为周舟等人出头是为了维护金碧的规矩,那么现在周舟已经赢得了他的重视。

“我若有事,你以为我还能站在这里吗?”

周舟语气很不客气,但没有多少针对性的意思。

毕竟这不能怪金碧KTV,人家开门做生意,不可能把所有客人拒之门外,被人钻了篓子光明正大混进来也很正常。

“实在很抱歉,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邱哥语气很冷,两个客人差点在他的地盘上出事,这无疑是在打他的脸。

任何一家店想要长长久久做生意,维护规矩和维护客人一样重要,那些电视小说里面助纣为虐的保安打手什么的,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今天你拉偏架,客人看在眼里,心里会产生想法,我擦,这店竟然欺软怕硬,太不安全了。

他们在你的场子里看不到安全和公正,以后就不会来这里消费。

没有客人来,生意自然做不下去。

金碧KTV名声很乱很糟糕,为什么生意还这么红火,正是因为邱哥不偏不倚的公正作风,还有始终维护任何一个客人安全的态度。

这份态度落到所有来这里的客人眼中,就算外界人怎么抹黑,客人们心中也有一道衡量的尺子。

邱哥能掌握金碧KTV这个红火场子这么久,自然不是蠢人。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

周舟不置与否,牵着小姨子离开金碧KTV。

等邱哥挖出幕后黑手再处理?开什么玩笑,周舟可没那个兴趣在这些渣滓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出门坐上出租车,顾心欣还心有余悸,散发着少女清香的柔软胴体紧紧贴在周舟身上。

周舟伸手搂住小姨子的香肩,微微闭上眼睛。

在他脑海深处,造化玉碟的原型散发着清光,稍微消耗一点因果点数,造化玉碟强势入侵络,堪比络之神,一下子查找出流氓团伙的通讯记录。

几次搜索排查,再调取公共摄像头和通信卫星定位服务,那个暗中雇佣流氓团伙前来闹事的家伙顷刻间暴露无遗。

“不认识啊。”

周舟敛着眼帘,看似假憩,心神已经通过造化玉碟监控到那个猥琐的男人,心中泛起一丝疑惑。

就在这时,一通打进了猥琐男人的。

是另一台!

周舟继续查下去,不到三秒钟,查出机主身份,眯成一条缝的眼帘闪过一抹淡淡的寒意。

难怪线索断在这个家伙身上,原来和机主身份都换了。

“小王啊,你是怎么办事的?“24券顶峰时期与拉手员工一样多我要的断手断脚还没看到,那小子反而走了。”

“怎么可能?!吴总啊,我确实是让对方带上十几个兄弟,还揣着管制刀器,别说一个男人,就算有七八个大汉,也不可能收拾不了。”

“呵,你以为我会骗你?我亲眼看着那个小子从大门毫发无损走出来,还带着个超水嫩的小妞离去,八成是去开房,还敢说不可能?!”

“吴总你等等,我这就去问。”

周舟听着他们的对话,眼眸深处一片幽暗阴翳。

亲眼看到?

周舟破解车管所的信息,查到吴思豪的车牌号,再入侵金碧KTV附近所有商家的摄像头,很快找到吴思豪的车。

就在金碧KTV对面的停车场,他就坐在车里,旁边是刘平安。

吴思豪收起后,就把车子倒出来,看样子是准备离开。

“今日事,今日毕,我可要当个好榜样。”

周舟心中浮起淡淡杀意,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个老师的自觉。

当然,造化玉碟觉醒后,周舟也不考虑继续在学校教书,毕竟暑假还好,一旦开学,他必定会被课程占据大量的时间。

趁着还没开学,他还要把工作给辞了。

周舟心中开始转念,构思日后发展的路线与方针。

……

吴思豪脸有点红,毕竟是应酬嘛,喝点小酒应景很正常。

酒驾危险?

他当然知道,但他是老司机,又是酒桌达人,这点酒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就算被交警查到又如何,大不了开张罚单扣个分。

档位一挂,吴思豪把车开到马路上。

“老吴啊,今天发生这事,我总感觉有些不安。”刘平安还在絮絮叨叨,他的心脏隐隐生痛,仿佛有着不详的预感。

“刘处放心,不要怕,我和小王的关系,没多少人知道,就算被人查到小王身上,也牵连不到我们。”

吴思豪打开车窗,热浪从窗外灌进来,吹在他脸上很不舒服,又把窗关上。

他心里面很不屑刘平安这种整天咋呼,肥头大脑又胆小如鼠的小官僚,要不是有事相求,他怎么会主动要求帮刘平安出气,结果事情还没办成,这厮就开始缩头缩尾。

“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不放心。”

刘平安擦着脸,大奔的车载空调很给力,但他虚胖啊,火气很大,汗水怎么流都不停。

车窗外的场景微微扭曲,两人却没有发现,还在发着牢骚。

开车的吴思豪没有察觉到,油门没踩,大奔的速度却悄然提了起来,超出八十迈。

仪表盘的指针颤抖着,还维持在40km/h!

很快就到了一处十字路口,路口的红灯很亮,亮得令人心中发悸。

吴思豪好似没有看到一眼,脚下油门一蹬,整辆车倏地一下就冲出去。

右侧有辆装满沙土的大卡,趁着深夜偷载,结果刚起步,大奔犹如猛牛一样,扎到了大卡的侧面。

砰!

一声巨响打破深夜的平静。

沙土倾斜,从破开的铁皮漏撒而下,大奔正面玻璃已经在撞击中破碎,沙子从破洞漏进去,撒了两人一身。

第二天,邱哥收到消息。

吴思豪想得太简单,他以为别人不可能查到他,但邱哥还是查到了。

差别在于,邱哥查到的速度,还是不如作弊的周舟,当他找到正主的时候,吴思豪和刘平安的尸体已经凉透了,整整齐齐摆在派出所事故科的验尸房。

“车祸?酒驾事故?”

邱哥得到的消息是意外,但不知道为什么,邱哥突然想起周舟。

没有放狠话,没有留联系方式,甚至连个表情都没有。

拭目以待?

邱哥心中骤然泛起一层寒意,哪怕天穹上的太阳如此炽烈,如此热辣。


乌鲁木齐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孩子肚子鼓鼓的胀气
出生婴儿肚子胀气怎么办